您的位置: 首页 > 衡阳新闻 > 正文

来自衡阳装修者们的求助…

 来源:衡阳在线转载 网友评论 浏览:

据台湾媒体报道,衡阳籍诗人莫洛夫(洛夫、野叟)19日凌晨三点病逝,享寿91岁。

来自衡阳装修者们的求助…

洛夫是湖南衡阳人,他出生于1928年,原名叫莫运端、莫洛夫,是台湾现代诗坛最杰出、争议最大而最具震撼力的诗人,也是中国诗坛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国际上也享誉盛名,有着世界华语诗坛泰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者、中国最著名的现代诗人等多个称号,其表现手法近乎魔幻,因此被诗坛誉为“诗魔”。


1949年7月,21岁的洛夫离开家乡去了台湾,行囊中除了一条军毯,还带着艾青、冯至的诗集以及自己的作品剪贴本。洛夫历任《创世纪》诗刊总编辑数十年,对台湾现代诗的发展影响深远,作品被译成英、法、日、韩、荷兰、瑞典等国文字,收入各类诗选,名列中国当代十大诗人之首。 正如文艺评论家、诗人、作家谢冕所说,洛夫是中国诗歌界绕不开的一个名字,中国诗歌界因为有了洛夫而光彩夺目。

洛夫对诗如痴如醉,但他始终保持着可贵的游子情怀,心怀家乡。

洛夫先生最近一次回衡阳是2013年10月29日。自两地坚冰打破之后,从1988年开始,洛夫先后回乡6次。在魂牵梦萦的桑梓之地、父母之邦,雁湖之畔,他用他的诗歌、书法和人格魅力,感染着一个又一个故乡人,留下了一段又一段故乡情。

来自衡阳装修者们的求助…

1988年8月16日,洛夫偕妻子陈琼芳第一次返乡探亲。他们来时乘的是夜车,出站时已是黎明,在鲜亮的晨阳中蓦然回首,看到40年前在此仓皇一别、而今外形苍老但风采依旧的江东岸火车站,洛夫激动地掉下了热泪。

在火车站,五弟莫运征问他最想吃的家乡味道是什么时,他毫不迟疑地说:“炸元宵和油菜炒腊肉。”

洛夫离家后,母亲因想念他把眼泪都哭干了。 这次回乡,洛夫来到母亲罗贤春的坟前。在凉风习习、香烟缭绕中,他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老母,但那只是山坡上的一抔黄土、满茔荒草。当兄弟们围着坟墓跪倒祭拜之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伏地恸哭起来。

次日,他写了一首题为《河畔墓园——为亡母上坟小记》的诗:“膝盖有些些/不像痛的/痛/在黄土上跪下时/我试着伸腕/握你蓟草般的手/刚下过一场小雨/我为你/运来一整条河的水/流自/我积雪初融的眼睛/我跪着。偷觑/一株狗尾草绕过坟地/跑了一大圈/又回到我搁置额头的土堆/我一把连根拔起/须须上还留有/你微温的鼻息。”

来自衡阳装修者们的求助…

2009年10月23日,洛夫偕夫人、儿女第5次回到故乡,参加衡阳市政府为他在云集举办的洛夫国际诗歌节。

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专程从北京赶来参加盛会,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省文联主席谭仲池前往云集表示祝贺,海内外50多名诗人以及北京大学、香港大学等高校的文学专家,兴致勃勃地出席了这一文化活动,对洛夫诗歌艺术进行交流与研讨。秋日的云集,因为汇聚了一大批海内外名流雅士,随手抓一把风,都能闻到一股诗意的清香。

洛夫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他内心里可能波澜翻滚,但表面上依然沉静如水。他一再表示愧不敢当,一再表示诚挚的谢忱,这绝非故做姿态,而是他的性格使然,也是他的真情流露。在开幕式上,他动情地说:“衡南是我的出生地,我在这里度过了美好的童年和白马般的少年,对一个游子来说,衡南是我永远的梦土,是联系着我和故乡的一根脐带,也是一块永远不能磨灭的胎记。”

一直以来,洛夫都有将自己的全部诗稿捐赠给家乡的愿望,他要让自己的诗歌落叶归根,让自己的心灵和精神产品找到最好的安置之处。有感于他的赤子情怀,衡南县特地在雁湖旁的云集湘江大桥边建立洛夫文化广场,同时在云集新城设立洛夫文学馆,了却他的夙愿并承接诗歌瑰宝,进一步提升衡南这个文化大县的文化品位和文化号召力。

“在涛声中呼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已在千帆之外。”经过多年的漂泊之后,诗人和诗歌终于回到了故乡。


生活

嚼着五毛钱的鱿鱼干

这条路我走得好吃力

黄昏,落叶挂来冬天的电话

说太阳要打瞌睡

在淡淡的雾所统治的十一月

连唆使女人偷吃果子的蛇也要睡了

摸摸口袋,今年该添一袭新的蓝布衫了

我不能让热情再一次押入当铺

昨天,云很低

朋友向我索酒

他说醉后的天会变得很高,很蓝

然而,唉!抽屉里只有卖不掉的诗

我无言关起窗子

任北风讪笑而过......

众荷喧哗

众荷喧哗

而你是挨我最近

最静,最最温婉的一朵

要看,就看荷去吧

我就喜欢看你撑着一把碧油伞

从水中升起

我向池心

轻轻扔过去一拉石子

你的脸

便哗然红了起来

惊起的

一只水鸟

如火焰般掠过对岸的柳枝

再靠近一些

只要再靠我近一点

便可听到

水珠在你掌心滴溜溜地转

你是喧哗的荷池中

一朵最最安静的

夕阳

蝉鸣依旧

依旧如你独立众荷中时的寂寂

我走了,走了一半又停住

等你

等你轻声唤我

烟之外

在涛声中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结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

我依然凝视

你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

我跪向你向昨日向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抓住什么呢?

你那曾被称为雪的眸子

现有人叫做

...... ......

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某某站(非衡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进行。

关于本站 - 投放广告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湘ICP备14013289号-4

Copyright © 2015, 衡阳在线 www.i0734.com 运营商:衡阳巨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 客服QQ:283655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2377, 举报邮箱: jubao@12377.cn